35歲同卵雙胞胎弟弟割肝救兄
  “全國第一例”手術在鄭大一附院成功實施
  35年前,一顆卵子和一顆精子結合而成的受精卵分裂成兩個,造就了張志紅、張志峰兄弟二人的生命。
  35年後,弟弟張志峰把自己肝髒的63%給了肝硬化失代償期的哥哥張志紅。
  這對同卵雙胞胎兄弟,仿佛要註定共享生命。
  他們以肝臟捐獻和移植的方式,和對方更緊密地聯結在一起。
  5月14日,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以下簡稱鄭大一附院)肝移植科病房,面對我們的鏡頭,這對生死兄弟相視而笑,充滿默契。
  這隻是鄭大一附院肝移植科400多例肝移植手術中的一例,但它卻是全國第一例同卵雙胞胎間的肝臟捐獻和移植手術。
  鄭大一附院黨委書記、河南省器官移植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著名肝移植專家張水軍教授說,經檢索有關文獻,世界範圍內,只有美國在2002年做過一例同樣的手術。
  鄭州晚報記者 邢進 通訊員 曹詠/文 鄭州晚報記者 張翼飛/圖
  雙胞胎哥哥肝硬化亟待肝移植救命
  5月14日,張志紅、張志峰肝臟捐獻和移植手術的第八天。
  兄弟二人精神十足,活動自如,談笑風生,如果不說,你絕對不會想到他們剛剛經歷了這麼大的手術。
  這對外貌幾乎一模一樣的兄弟來自靈寶縣,是同卵雙胞胎。
  13年前,哥哥張志紅有一次喝完啤酒感覺很不舒服,到醫院檢查發現患有乙肝。
  由於平時不註意保養,又愛喝酒,張志紅的病情控制得不好,13年間時有起伏。
  去年8月份,張志紅用小車裝了兩筐蘋果往家推,當時就覺得沒力氣,渾身出虛汗。
  一個月之後,他幫家裡賣蘋果,忽然覺得噁心想吐,一張嘴,吐出來的竟然是血。
  張志紅兩度去西安求醫,查出肝硬化、腹水、脾腫大,住院治療一段時間,也始終沒有好的辦法。
  經三門峽當地醫院推薦,2月27日,張志紅抱著一線希望,來到鄭大一附院。
  鄭大一附院肝移植科副主任郭文治博士和翟文龍副主任為他做了詳細檢查,認為常規的治療手段只能部分緩解門脈高血壓和消化道出血,無法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要想徹底治愈,只能做肝移植手術。
  手足情深弟弟捐肝毫不猶豫
  得知哥哥需要肝臟,雙胞胎弟弟張志峰一分鐘都沒有猶豫,當即表示願意給哥哥捐獻。
  “俺倆在娘胎里就在一起,分什麼你我。”張志峰覺得,給哥哥捐肝這個事,就跟吃飯喝水一樣自然,完全不需要考慮,“啥是手足?你的手,你的腳受了傷,挨了疼,你會不去管嗎?”
  對於同卵雙胞胎來說,這種手足之情,也許比普通兄弟更加感同身受。
  由於基因完全一樣,同卵雙胞胎之間的肝臟捐獻和移植從理論上說是不會產生排異的。
  但是兄弟二人又是各自獨立的個體,彼此生活習慣也有不同,到底這種個體差異會不會帶來排斥反應,這誰都不好說,而且以前也並無先例。
  鄭大一附院的肝移植團隊只能摸著石頭過河,郭文治說,手術難點有三:一是必須精確計算割除的肝臟體積,既要不影響張志峰的肝功能,又要足夠張志紅所用,幾經考量,最終決定割除63%的肝臟移植到張志紅體內。
  二是肝移植手術對於血管等人體腔道的吻合要求非常高,尤其是動脈和膽道吻合,醫生必須在顯微鏡下操作。
  三是術後抗排異藥物的使用,從理論上說兩個基因完全相同的人之間是不會產生排異反應的,但是現實總與理論有一定差異,所以必須摸索著確定張志紅服用免疫抑製劑的使用量。
  還好,憑著技術成熟,經驗豐富,身經百戰的團隊,這些難題都一一化解。
  5月6日,張志紅、張志峰兄弟雙雙被推進手術室,肝臟切除,肝臟移植,腔道吻合,一氣呵成,手術歷時12個小時,圓滿結束。
  哥哥的身體順利接納弟弟的肝臟
  這對同卵雙胞胎之間的肝臟移植手術,效果出人意料的好。
  術後,基本沒有產生任何排斥反應,兄弟二人第二天就都能下地行走。
  郭文治說,給張志紅用了遠遠低於普通肝移植患者的微量抗排異藥物,“基本上和沒用差不多”,而且根據醫生的嚴密監測和觀察,“我們認為一個月後完全可以撤掉這種藥物”!
  這就意味著,張志紅幾乎可以完全不使用抗排異藥物,他的身體就像接納自己的肝臟一樣,接納了弟弟張志峰的肝臟。
  由於肝臟具有再生性,張志峰剩餘的肝臟在3個月到半年之內,就可以恢復到正常形狀。
  另一個好消息是張志紅完全有可能借肝移植手術,徹底治愈乙肝。
  郭文治告訴鄭州晚報記者,張志峰的肝臟完全是健康的。在移植弟弟的肝臟之前,張志紅的肝臟已經被完全移除,這樣,這種主要存在於乾細胞的乙肝病毒絕大部分就被清除了。移植之後,為他註射了乙肝免疫球蛋白,進一步清除乙肝病毒。
  “這個乙肝免疫球蛋白,我們術後一直在給他註射,讓他的乙肝抗體保持較高的水平,從而清除血液中的乙肝病毒”,實際上,現在再做血檢,張志峰的乙肝錶面抗原已經是陰性。
  郭文治說,兄弟二人術後恢復非常好,張志峰很快可以出院,而張志紅也可以在手術兩周後出院。
  強大團隊完美完成“全國第一”手術
  在國內,從未有同卵雙胞胎間肝移植手術的先例。
  在沒有經驗可循的情況下,鄭大一附院肝移植團隊憑藉豐富的經驗和高超的技術,完美完成了這例“全國第一”的手術。
  鄭大一附院黨委書記、我省著名肝移植專家張水軍教授說,肝移植是治療終末期肝病的重要方法,肝移植手術發展到今天,技術已經非常成熟。
  醫院自1994年開始肝移植動物實驗研究;1997年開展臨床肝移植手術;2005年之後開始成規模地進行,截至目前,已經完成400多例。
  這些患者中,有工人、農民、檢察官、法官、教師、企業老闆、退休職工……年齡最大的74歲,最小的才10個月。
  只要規範用藥,謹遵醫囑,大部分人術後已存活期都在9年以上,還有一個小伙子術後結婚生子。
  作為一家教學醫院,張水軍教授和他的團隊對於肝移植手術的態度非常科學嚴謹,“經過大量的動物實驗,我們才將這項技術應用於臨床,造福患者”。
  歷經17年的發展,鄭大一附院已經建成了省內最大、最專業的強大肝移植團隊。
  張水軍教授說,團隊中擁有5個專門做肝移植手術麻醉的醫生、20多個肝移植手術護士、術後專業的ICU團隊、3名專門的超聲科醫生……可以說,每個與肝移植手術相關的科室均由專業的醫護人員為肝移植患者服務。
  鄭州大學副校長、鄭大一附院院長闞全程說,近幾年,鄭大一附院把科研創新放在首位,科研創新已達到國家先進水平,肝移植整體綜合技術實力、科研創新能力進入國家級層面,鄭大一附院肝移植方面的學科建設已經走向快車道,醫療水平和科研能力得到極大的提升。
  中國器官移植供體短缺問題突出
  每次涉及器官移植領域的報道,我們都不得不再一次直面中國器官捐獻與移植的現狀。
  肝移植供體的短缺,是世界性的問題,在中國,尤為突出。
  郭文治告訴鄭州晚報記者,在器官捐獻比例最高的西班牙,器官捐獻的比例是百萬分之34.4,而中國,這個數字是百萬分之0.04,兩者相差上千倍之多。
  根據國家衛計委2011年公佈的數字,每30個需要器官移植的患者中,只有1人有手術機會。
  造成這種局面的原因,一是受傳統觀念影響,中國人對於器官捐獻的認知度不高;二是我國目前有關腦死亡器官捐獻的法律尚待完善。
  而在國際上,腦死亡是通用的死亡標準,腦死亡者的器官捐獻是最普遍、最主流的捐獻渠道。
  張水軍教授說,腦死亡是指以腦乾或腦乾以上中樞神經系統永久性地喪失功能為參照的死亡標準。在臨床上,雖有心跳,但無自主呼吸,腦功能已永久性喪失,最終必致死亡的病人,稱為腦死亡。
  “很多腦死亡者的家屬認為還有心跳,就有醒過來的可能,這是錯誤地將腦死亡等同於植物人。而實際上,植物人和腦死亡的標準是完全不同的,腦死亡者已經喪失一切生理機能,是絕無可能醒過來的。”
  為了推動器官捐獻,國家目前正在大力提倡腦死亡者捐獻器官,並逐漸推行心臟死亡和腦死亡的雙死亡標準。
  也就是說,患者腦死亡之後,撤掉維生的儀器,等待心臟死亡之後,就可以完成器官捐獻。
  不久前,發生在桂林和北京兩地之間的心臟捐獻移植手術,就屬於這種捐獻,“桂林的器官捐獻者葉勁不只輓救了北京的小包,他的角膜、腎臟、肝臟也被取出,輓救了其他患者的生命”。
  張水軍博士表示,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加入器官捐獻志願者的行列,在身後輓救生命,從而也使自己的生命以另一種形式得以延續。“這是最高尚的情操,最偉大的奉獻精神。”
  (原標題:好兄弟,今生你我同“肝”共苦 35歲同卵雙胞胎弟弟割肝救兄“全國第一例”手術在鄭大一附院成功實施)
創作者介紹

服裝

mk44mkyj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